愛普生的再生能源開拓之路

製造業轉型為使用100%再生能源電力是一項重大挑戰,但仍有實現的可能。Epson已爲其他製造業開闢了使用再生能源的成功之道。

製造業如何過渡到 100% 再生能源

根據國際能源署(IEA)研究*1,製造業與其他工業戶的能源消耗量約占全球三分之一,而電力是其中一項核心要素。若工廠與工業區的全部耗電均來自再生能源,將為應對氣候變遷做出重大貢獻。

實現能源轉型是一項艱鉅的目標,然而越來越多企業已在積極響應並投入其中。舉例來說,RE100再生能源倡議已經有 400 多家企業承諾在其營運中百分之百使用可再生能源。實現這一目標的方式將取決於許多因素,包括產品是什麼以及製造地點在哪裡。

「比起使用遠渡重洋的外國能源,利用特定地區豐富的可再生資源有很多優點,例如提高能源自給性和創造就業機會。」



渡邊潤一 - 精工愛普生常務董事/生產企劃本部長/地球環境戦略推進室副室長

轉向再生能源

企業社會責任協會(BSR)工業和運輸總監Paul Holdredge 表示:「有較低電力需求以及穩定財務狀況的組織,將在再生能源轉型方面更有優勢。至於電力需求較高的企業,例如玻璃熔爐、冶煉或其他大型熱能應用,以及佔地面積非常大的公司,例如大型倉庫和組裝廠,可能會面臨更多困難。」

由於近年成本急遽降低,轉向使用再生能源的前景變得潛力無窮。根據國際再生能源總署(IRENA)研究,2010年太陽能光電的價格比化石燃料貴710%,但在2022年已相對便宜29%*2。根據國際再生能源總署數據,目前電力在製造業使用的最終能源占約20%,並預期比例將持續成長。

製造業面臨的挑戰

然而,製造業實現 100% 再生能源的考量,絕非只有價格條件,儘管價格已經降低許多。龐大的初期資本投資與先行者劣勢,即先驅者部署新技術的成本高於後進的追隨者,都可能顯著減緩全面實現再生能源轉型的速度。更不用說某些地域缺乏特定再生能源,以及必須建立適當基礎設施才能來交付這種能源等狀況,都是任何單一企業都無法獨立完成的事。

與辦公室供電相比,製造業需要更大量的電力。在一些再生能源供應受限的國家或地區,如日本、台灣和新加坡,再生能源的價格比傳統電力要高得多,這將給購買再生能源的企業帶來沉重的未來成本負擔。

儘管短期內必然面臨成本增加,Epson依然致力於普及化再生能源的使用。Epson持續推動永續發展的投資,以豐富社群、投資未來世代,來創造社會價值。

在地化發展

無論公司位在何處,擁有何種類型的再生能源,都需要隨著所在地區、國家和全球的環境來調整。總部位於日本的精工愛普生正是採用此策略,Epson在 2021 年已成功將日本境內自有據點轉換為100% 再生能源,並於2023 年*3底實現全球據點的再生能源轉換。

Epson自 2018 年以來即致力於穩健實踐負碳排放目標,並積極投入再生能源的使用,才得以達成今日的成就。例如日本長野縣與東北地區擁有豐富的水力資源,因此精工愛普生在這些地區仰賴水力發電。

該公司在日本以外也採取了類似的方法。在菲律賓,該公司利用當地的地熱和水力發電資源。而在印尼,它使用的是另一種可再生能源--可持續生質能。

愛普生如何適應當地狀況

負責在供應鏈推動 Epson 採購策略,包括應用再生能源電力的常務董事兼生產企畫本部長渡邊潤一表示:「只要有一絲機會,我們都會盡力使用當地生產的能源。比起使用遠渡重洋的外國能源,利用特定地區豐富的可再生資源有很多優點,例如提高能源自給性和創造就業機會。」

除了購買再生能源外,Epson透過持續的可再生能源購買來共同創造和開發其他能源來源。透過與日本長野縣和中部電力公司 Miraiz (Chubu Electric Power Miraiz Company, Inc)合作,Epson開始支援長野縣的水力發電廠。目前已有兩座水力發電廠(總計 5,770 千瓦)正在運作中,另一座預計於2024 年開始營運,2025 年計畫增加至五座。

這樣的目標可以幫助企業脫穎而出。 Holdredge 說:"根據我們的研究,制定 100% 使用再生能源電力的近期目標是領導力和差異化的體現。一些公司還制定了在較長時期內實現過渡的路線圖。

企業應考慮的實務作法包括:

採購再生能源

透過與電力供應商簽約,向當地供應商採購取得再生能源 – 是否能實現這點將取決於個別國家/地區的規範,如果可行,公司將有機會確保其電力完全來自再生來源。

在地發電

透過配置屋頂太陽能面板,或者在空間足夠下配置風力發電機,即使無法生產所需的全部電力,依然能帶來有用的貢獻。

發展儲能設施

針對再生能源最普遍的擔憂是,當無風或無陽光時,供電存在可能中斷的風險,然而儲能技術提供了可行的解決方案。

在太陽能發電系統方面,Epson 據點也根據各國或地區具體情況,決定是否採取自行投資或購電協議(PPA)。解決方案將因公司而異,但多數製造商可能會發現結合以上多種方法,將更有助於實現他們的再生能源目標。

此外,許多像 Epson一樣的製造商意識到其整體價值鏈(範疇3)的間接溫室氣體排放,遠遠超過其自身用電的溫室氣體排放(範疇2)。因此,透過使用再生能源減少該產業範疇2排放,這是產業可獨立完成的措施,而且很可能會對社會產生更大的影響。儘早設定目標並展現公司對解決氣候變遷的立場,是與供應商共榮和社會永續發展的關鍵。

永續發展聯盟(Sustainability Consortium)執行長 Christy Slay 表示:「對大公司而言,再生能源的投資報酬率為支持這項投資的理由。對於較小的公司也是如此,但這將取決於地理位置。政府的激勵措施只能加速迫切需要的能源轉型。」

「Epson 成功立足產業領先地位,不僅為日本樹立了典範,也成為全球的模範。」

-永續發展聯盟執行長 Christy Slay

綠色製造的未來

如果氣候變遷能夠解決,這將為人類帶來意義深遠的龐大效益,而對製造公司及其股東而言,實施最適合的氣候變遷應對方法也能帶來商業收益。

消費者和投資者越來越傾向支持具有環保信譽的公司,使其成為長期市場定位重要的一部分。此外,更廣泛地使用再生能源和更大程度地自主發電,將使公司對公開市場上的電價波動更具彈性。

Slay 表示:「實現 100% 再生能源轉換雖然很艱辛,但盡快、盡可能地朝這項目標努力,應該是每間公司目前的重點。」

*1. https://www.iea.org/energy-system/industry
*2. 請參考 IRENA 2022 年再生能源發電成本報告

*3. corporate.epson/en/sustainability/environment/decarbonization